美、日、英大学质量评估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时间:2015-05-11 11:06:20   作者:毛燕娜   阅读次数:

美、日、英大学质量评估模式对我国的启示

 

   一、美国大学质量评估
  美国的大学质量评估组织具有非盈利性、非政府性。美国大学质量评估的特点:
  1、评估的公开性。美国大学质量评估的过程和结果都是透明的,都会向社会公众公开,让关心大学质量的社会组织和公民对每所大学的质量状况都了解。通过对大学质量的监管逐步提升高等学校的质量和办学水平。
  2、评估的长期性。美国的大学质量评估是一项终身性的活动,不是阶段的,具有长久性。评估的对象以及各项指标也随着社会的需求和变化而不断更新。大学在整个办学过程中不断接受评估组织的检验和监督,保障了政府和公众掌握大学办学质量的动态,同时也不断刺激大学提高自身的办学能力。

     3、评估组织的多元化。美国大学质量评估分类多样,评估方式形式灵活。虽然是非政府行为,但是也是有规矩的,并非完全自由。由于教育系统足够庞大,用统一的评估不能完全测评出每个层次的学校,终会有遗漏的细节。而评估组织的多样性满足教育事业多样性发展的总趋势,对评估的全面客观起到一定的保障作用。
  二、日本私立大学质量评估
  日本私立大学质量评估分为外部评估和内部评估两类。
  1、外部评估工作
  (1)大学基准协会。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全国性高等教育评估民间组织。大学基准会的鉴定结果一般没有法律效力,其实质是维护大学声誉的组织,主要通过自我约束和社会各界的监督共同完成。
  大学基准协会对私立大学的评估有两种:
加盟判定审查相互评估。前者指的是一所私立大学申请成为大学基准协会正式会员时,要接受是否合乎正式会员条件的审查。后者是已成为正式会员的学校每10年内要接受定期的相互评估,看其办学水平是否合乎正式会员的条件。
  (2)文部省的评估办法。大学评价
——学位授予是文部省用来评估的主要机构,其主要的评价目的为:通过对大学各个方面进行评价分析,然后将评价的结果反馈给各个大学,以便进一步对大学的教育、科研等方面进行完善;公开大学的活动状况、科研成果等,以求得广大国民和社会各界对教育事业的认识、理解、支持,进一步推动大学的发展。
  2、内部评估工作。日本大多数大学纷纷建立校内自我评价制度并且专门设置负责机构。自我评价机构的成员通常都是在职教师、教授、校领导等。日本私立大学里设置校董事会,而校董事也在这样的内部评价机构中有一定的地位。
  评估组织及主要内容。在日本,私立大学若要确定自我评估的内容,通常是由以下几个组织确定的:大学审议会、大学基准协会、日本私立大学联盟等团体组织。以上组织确定的评估内容列为参考项目,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各大学还可以自主地根据各自的办学理念建立相适应的评价机体。根据各自的评价方式系统地进行评价工作。一般评价项目包括:教学理念、招生情况、教师教学方法、课程编排、学生学籍管理、科研水平、毕业生就业状况、学校财务管理合力程度等。
  三、英国大学质量评估
  英国大学质量评估分为学术评估和研究评估,并分别有不同的组织机构负责。
  英国高等教育保证署,是独立法人机构。英国的大学学术评估大致分为两个阶段:首先,各个学科做准备接受评估的工作,包括提交概况报告、整合自我评价报告。然后,在大学质量评估的现场、评估组织对学校提交的概况报告和自我评价报告进行分类,实地考察了解情况,归纳资料,最后得出评估判断。像这样的评估,英国大学的所设专业每六年就要进行一次。

高等教育研究评估小组,主要工作是对大学中的科学研究工作和成果进行检验和评估。组织资历较深的行业专家组成评估组,按照相关标准,针对各个研究领域的研究进行评估,然后评出分数。这种评估大学4~5年一次。
  四、启示
  1、建立多样的评价团体,使得评价更加全面、具体
    我国可以建立非政府行为的评估团体。严格规范这些非政府性评估团体的建立和认证并不是单纯地政府检验大学办学,社会各界、学生家长同时也参与到评估当中,对大学的质量同时具有知情权利,以便他们做出更加合理的选择。显然,多样的评价团体对高校的发展起着推动作用,利于高等学校不断自我完善。
  2、评估对象多元化,多角度细致地进行评估工作
  评估对象应该包括教学质量、学术研究成果、特色办学理念、毕业生生源质量、学校硬件设备等。由于评估对象细致并且琐碎,容易由于评估过程的疲惫而导致对评估工作不够深入,使得得到的评估结果没有代表性。大学质量评估中评估对象的多元化实质上是引导大学在办学的时候朝着特色化方向发展,增加竞争力和发展力。
  3、协调大学自我评估和政府评估
  究竟是大学自我评估占主导地位还是政府评估占主导地位,就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自主性强的大学可以充分发挥自主性,政府的评估起到监督和检验的作用;而对于一些发展缓慢的民办学校,则应该是以政府行为的评估为主,以学院自我评估为辅,因为他们才是真正需要国家和政府的指引、激励的对象。

(摘自中国电力教育/程春雨 2013.08.29)